Google+
To share this weavi, scan this QR code by wechat, then tap the icon on the top right corner.

Press this QR code and save it to local.

write here or
纽约生活蒋梦麟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我的知识学问随之增长,同时自信心也加强了。民国元年,即1912年,我以教育为主科,历史与哲学为两附科,毕业于加大教育学系,并承学校赠给名誉奖,旋赴纽约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续学。我在哥大学到如何以科学方法应用于社会现象,而且体会到科学研究的精神。我在哥大遇到许... 查看全文收起
0

在哥伦比亚大学顾维钧现在再回过头来谈谈哥伦比亚大学。我已经说过,我曾受到二年级学生的多次恶作剧。我还不止一次地见到同班同学被他们扔进水池。但他们却以很友好的态度走过来和我说话。我感到外国学生在哥伦比亚大学都受到很好的对待,这使我在一定程度上感到自在。并不是我属于例外,因为许多其他外国学生也是... 查看全文收起
1

怀东京周作人 我写下这个题目,便想起谷崎润一郎在《摄阳随笔》里的那一篇《忆东京》来。已有了谷崎氏的那篇文章,别人实在只该搁笔了,不佞何必明知故犯的来班门弄斧呢。但是,这里有一点不同。谷崎氏所忆的是故乡的东京,有如父师对于子弟期望很深,不免反多责备,虽然溺爱不明,不知其子之恶者世上自然也多有。... 查看全文收起
0

请官费学医杨步伟东京驿是一个大极了的新车站,站外扎了一个大松枝的牌楼,因为这一天是大正接位后第一个生日(十月二号?),热闹得很。我们叫了四个东洋车到苏家。苏淑贞的母亲一见我们就问:“你们不是说昨天到的吗?为什么今天才到,又这么迟?”我给闹笑话的事都说给她听,她莫名其妙,但是她回过头去抓着九哥... 查看全文收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