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To share this weavi, scan this QR code by wechat, then tap the icon on the top right corner.

Press this QR code and save it to local.

write here or

点击下方内容开始接龙

0

1

鬼呀,灵魂呀这类超乎人类理性,游离于科学之外的异类,是否存于世界上呢?我认识的绝大多数人,对这个大哉问都抱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而试探这答案的过程,在年轻人间往往被视为一种勇气的象征而夸耀着。

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今后我周自恒,若有必要的话,可以自信满满地对着我的孩子说:“宝宝啊,世界上可是真有鬼呢。”

昨晚我们宿舍连我在内的四个大一新生,在“好无聊啊!找些事来干吧!”的作死心态影响下,决定偷偷溜出宿舍,找个地方请笔仙来玩。

不可否认,这其中也夹杂了大量的青春期躁动 —— 本来无可无不可的我们,在宿舍内年纪最长的老大胡春宇联系了另一间宿舍的四名女同学加入后,立马积极起来,众人只用了三分钟就互相催促地换好衣服出门。

赴约的另一方是英语系的学生,胡春宇的联系人唐娜娜,是一位高挑短发的美女,颜值大约在“如果没有特别着急的事,路上碰到我愿意搭讪一下,但碰了钉子我就马上放弃。”

她和老大一样是复读生,两人在一年的艰困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而放榜后又不约而同挑选了离家近的本校。

我们一行八人在有些黯淡的月光下会合,经过一圈简单的自我介绍以及商议,我们决定步行前往后山的一座凉亭,那里有石桌石椅。

到地方花费了约十分钟,妹子们已经冒出细汗,汉子们也微微喘气,但却挺起胸膛,装出一副“这没什么”的姿态。

大家围着凉亭中心的方桌坐定,老大立刻从包中拿出事先从网上打印出来的万字纸、两只铅笔以及照明用的蜡烛——他一向准备周到。

本来不管在男孩子还是女孩子的想法中,这只是一场另类的联谊,比起向笔仙求问,众人更期待的是在脱离高考的禁锢后,用最快速度认识优质的异性。

然而,这次的笔仙活动并没有如料想般平淡结束,不但怪异惊悚的程度远远超乎所有人的想像,还揭露出不知真假的惊人事实。

但眼下不该关心这些,比起昨晚请笔仙的过程,我更该烦恼的是“结果”。

这也是何以我会在凌晨两点,“一个人”待在漆黑的厕所。

“所以,学长你找我有什么事?”

3

1.1

“你不是请我来吗?,相信鬼还怕鬼?”

“不不不,我急忙说到!只是您这个身体和声音让我一时难以适应”,此时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具灵魂状态的女性但她却发出了男性才有的雄浑声音!

“我来是想请你帮个忙的,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嘿嘿嘿鬼能给你的你可想破脑袋都想不全的哈哈“

我急忙问道:”作甚?“

”找到我的尸体还有这副嗓音的女生,都在这所学校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