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To share this weavi, scan this QR code by wechat, then tap the icon on the top right corner.

Press this QR code and save it to local.

write here or

                                 今已亭亭如盖矣

      我已经认识她一辈子了,只是今天才遇到她而已。

                                                                                                            ——亦舒

      第一次遇见她,是在高考体检那天。

      我们班被安排在周日进行高考体检,而我为了打游戏引诱了几个小伙伴提前在周六去市民中心体检。长蛇般的队伍一点点地挪着,我百无聊赖地和朋友逗趣,无意间往后一扫,看见一个高高的女生双手扶在三楼走廊的栏杆上,静静地看着对面的榕树。她就那么看着,很长而且向上翘得很好看的睫毛似乎如蝶羽一样在轻轻颤动,春天好像在她的眼睛里。我自问见过的漂亮姑娘不在少数,此刻竟看得呆了,心跳也比平时快了不少。想起王熙凤初见黛玉说的那句“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同一个学校的我,三年了竟然都没有见过她。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瞄了一眼她的校徽,暗暗记住了她的名字。

       那天之后开始我有意无意地向他们班的人打听起她。她的班级在五楼,我的班级在一楼,而她又是那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姑娘,连吃饭也大都让别人带,难怪经常在校园里浪荡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一天中午我来不及去食堂吃饭就去学校超市买面包凑合,好巧不巧碰见她和她同学也来超市买面包。我故作镇定地在架子上挑面包,然而眼睛却在拼命地偷瞄她,像个老变态一样,好在她没有发现我在看她。后来我发现她几乎每天中午都会去超市,我也就每天提前去超市等着她来,每看到她一次我都会特别开心。(小朋友不要学我这个老变态…)

       那时候临近高考,我并没有在这个当口去骚扰人家的打算。想在高考结束以后去认识她,可又怕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怕天南海北的找不到她。琢磨了一晚上,买了一本川端康成的《雪国》,在教室里纠结紧张了一晚上,咬咬牙找到她把书送给了她。

       “阿?送给我?”

       “恩,送给你。”

       然后我就头也不回地跑掉了,心里却高兴得不行。

       后来她给我一张字条和一本书,我激动得双手发抖,慢慢地打开字条,然而字条里义正言辞地批评我只看外表交朋友,觉得我很肤浅,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心顿时凉了半截。好在我脸皮厚,高考结束以后又屁颠屁颠地找上了她。暑假她要去她爸妈那,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在网吧打工的我拿着手机啪嗒啪嗒跟她聊了一路,老板差点没把我胳膊给卸下来。发现我们竟然有那么多的共同爱好,都喜欢看书,喜欢看动漫,喜欢吃各种各样的零食,在她在河南没有朋友一起玩耍闲得发霉的时候能聊上一天不带重样的,也因为聊得太嗨了我顺利被网吧老板解雇……

       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她忙着做家教,我忙着在肯德基炸鸡腿。有一天她发了工资说要请我吃饭,我马不停蹄地打车去她们镇,一路上反复练习着各种见面时要说的话。然而见面时却又看得呆住了,她那天穿着淡黄色的半袖,过膝的白色百褶裙,乌黑的头发很自然地披落下来,有一种极朴素而自然的美。但是,那个晚上她让我见识到了再漂亮的女孩子也是要食人间烟火的,而且食得还极多。从瘦肉丸鸡蛋仔到排骨年糕,从冰激凌五果粥到提拉米苏,我一个自诩胃口极好的精壮小伙子都跪了,她还是一副“哎呀没吃饱再买点啥好呢”的样子。

      那是我整个假期最开心的一个晚上。

      上大学以后我们聊天聊得更加频繁,可能因为两个离家的孩子想要找到一些慰藉。有一天心血来潮地给她发视频通话,没成想她竟然接受了。没头没脑傻了吧唧地聊了五个多小时,怒吃掉我八个G的流量。她那天晚上好像也很开心,视频里咯咯笑个不停,可爱的不得了。那天晚上她和我说:

      “认识你这个朋友我一点都不后悔,好开心。”

      “可是我好怕你把我当成朋友。”

      说完这句话我倒头就睡,不敢再看她的反应。第二天大早上她试探性地问我:

      “我想了一个晚上……”

      “小伙子,人生那么长,我们要不要试试?”

      刚睡醒的我狠狠地甩了自己两个耳刮子,生怕自己是做梦。当我确认是真的以后,我忍不住仰天长笑,置室友的怒骂声于不顾,因为在那个瞬间,我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这个月月初,我坐飞机去天津找她玩。相思成疾的我们一见面,情欲就如同干柴烈火,瞬间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手拉手地去天津滨海道的小吃一条街食人间烟火了……

      在她手里拿着羊肉串和冰糖葫芦嘴里吃着炸糕吧唧吧唧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你那天写给我的字条说我交朋友只看外表,是不是在变相地夸你自己漂亮。”

     “啥?吧唧吧唧……大兄弟你说啥?”

     “你漂亮你有理……”

0

          狗儿•建成•毛绒绒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诗经·王风·黍离》

        今天为啥突然要写这玩意儿,因为咽不下一口气,上次这狗儿兴致勃勃地喊我去看他写的一篇推文,是写他姐的,我看完了诚恳到位而不含蓄地表达了一下他可以写写我的想法,很好这狗东西第二次深情款款地写了摁着爽,很好这很建成。于是我压抑住把他摁在地上干翻的心情打算先下手为强,这就是莫名其妙的来自我的优越。回到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上,今天也是这狗儿的生日,然而我也并不打算在这里说生日快乐,毕竟我还没咽气呢,和他讲话永远不能让他太痛快!

        虽然早就听说过他,但我和狗儿是初三毕业的暑假真正认识的,这家伙作为一个男生永远比我矮半厘米,因此受了我不少讥讽打压。认识的第一天就奠定了以后相处的基调,那晚上我正为了点事儿吃了火药,跟个机关枪塞膛似的没地撒气,他就摇着尾巴撞上来了,我一看好友申请接受了之后简单地交换了名字就开始进入正题,对着他开始疯狂扫射…… 我不知道他在屏幕那边是吃了一惊还是一脸老谋深算,反正他全程乖得像只小绵羊。

        狗儿的真名其实叫成建,但是多数时间我们喊他“建”,当然总喜欢最后加个音拐个弯儿的喊“贱儿”,这和他的迷人性格也是分不开。我和他的家只有一条街的距离,在初中刚毕业那个空虚无聊的暑假顺理成章地成了夜宵搭档。两个粗俗又没有很多银子的人,每天绞尽脑汁变着法子地叫对方请客,然后带着烧烤一袋啤酒两瓶出没在十一点至凌晨的大街上,我是留守儿童自由自在,而他父母都对他放养。有一次他还特别得意地要给我尝尝他做的传说盖世好喝的香蕉牛奶,我拎着那一瓶真的只是纯奶里放了香蕉切片的绝世饮料居然还觉得味道很不错。那段时间路上人少风大,路灯坏了一闪一闪也没见人修过,我们就晃荡晃荡东拉西扯讲些没营养的东西。偶尔他文艺青年的气质上来了就拉着我去江边吹风,随便找地方一坐,江浪一波一波地拍打着岸边,好像永不停息。看着马达声震天响的渔船在一片漆黑里游来游去,只点着一盏微弱的渔灯。那种晚上抬头能看见星星,我心里说真透气真爽真好看,又感觉和这狗儿一块真是浪费了我的良辰美景。两瓶啤酒,我的永远喝不完,他能喝完一瓶半。

        暑假结束,我们从同一个初中到了同一个高中。

        在高中两个星期只放一天假的巨大压力下,我们依旧进行着紧张刺激的夜宵活动。我在又一个难得的假期夜晚和我妈因为一个小误会在电话里大吵了一架,然后很冲动地发了一条说说。,全文语无伦次地乱骂。当我倒在床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狗儿给我发消息打电话狂轰滥炸非说自己今天要吃夜宵就把我叫了出来,然后在去买烧烤的路上听我情绪激动又蹦又跳的抱怨,回来两个人直接坐在马路边上开吃,狗儿一边说好丢人啊好丢人啊一边安慰我。我骂他叫我出来吃夜宵还废话这么多,大半夜的谁看你啊。他说还不是你心情不好!你以为我这么想吃夜宵啊!反正我记得我很嘴硬地怼回去了,毕竟这方面永远不能输。但是他肯定不知道我不争气的眼睛糊了一下。

        所以我一直说他是个很能撩妹的人。

        很多人不相信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看到这里肯定简直以为我们要升化一下革命友谊了,但是没有,我和狗儿确是最下流无节操的兄弟情谊。因为他够猥琐相处够直白也从来不怕哪里得罪惹火了我,所以才显得那么独特不可替代,我们即使好久不见也吵吵闹闹到今天不觉得生分。

        狗儿曾说我是个好看的人。

        狗儿曾说我是个每次都爱得拖泥带水死去活来的人。

        狗儿曾说以后大学要我和他一起去厦门读,两个人加上两个对象一起在外面租个小房子住在一块,他想过那种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有海有风,下雨了可以两个人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小日子。那时候他的爱情在厦门。

         后来爱情没了,厦门没了,他去了大连,而我去了杭州。但我还是很高兴,大连也有他曾经向往城市的影子。我说总有一天我要去大连玩,他说那他只负责带我吃吃喝喝,休想他给我报销机票。

        再后来,他遇到一个好女孩,开始了新的爱情。

        相隔一千一百六十公里,他还是把他新学会的吉他曲子第一个弹给我听,虽然我依旧没有一句好话。

         总有这样一个人,陪你度过一段荒谬可笑的时光,见证你的成长,让你历经生活的刁难后还对当年的无知念念不忘。

         狗儿好久不见,平时我不会对你太想念,但是我知道下次见面我还是那个不讲理的我,你还是那个心贱嘴快的你。我也不想说你在我心里很重要这种肉麻的话怕你吐出来还要得瑟上天。

         今天是你的生日,年年为了省钱互相送简陋的礼物,今年这么多巨额一元红包你一定感动的喊爹叫娘了。

         就说到这儿了,最后祝我的狗儿的这个生日过后,能长一个以前不曾有的脑。

0

                                     路漫漫

        我看到那些岁月如何奔驰,挨过了冬季,便迎来了春天。

                                                                                             ——《瓦尔登湖》

       爽爷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爽爷有一个十分独特的名字,他在村子里属于“恩”字辈,估计他爹妈希望他以后的日子能过得舒舒服服的,于是“恩”字之后接了一个“爽”。他爸妈估计不会想到,他这个名字被我们调侃了无数遍。两个男生抱在一起一边模仿男女之间羞羞的事,嘴里一边念念有词:“恩~爽!恩~爽!”女生总会投来嫌弃的眼神,爽爷总不会生气,只是和我们一起哈哈大笑,但我每次都感觉他的笑声里,有着无数的故事。

      刚上初中的我们,只见识了社会的皮毛,却狂妄地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主人。我也不例外,自以为聪明觉得学习浪费时间,成天和几个玩得好的同学讨论谁谁谁的势力大啦,谁谁谁今天又被打啦这些我们认为的“大事”。而爽爷却没有,该学习的时候认真学习,成绩一直稳定在班级前十。每每都只是安静地听我们瞎吹牛皮,到了饭点和我们一起去吃饭。那个时候高高在上的我,一直觉得他卑微得如同一粒尘土,只是一个任我们欺负的小弟。

      直到后来有一天,爽爷的妈妈病危,他请了一个月的假去照顾他妈妈。再后来,班主任小心地告诉我们,爽爷的妈妈去世了,让我们以后好好照顾他,这个时候,距离我上一次见他已经半个多学期了。

       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吹着毫无意义的牛皮,干着毫无意义的架。我突然很厌恶这样的自己,才明白爽爷为什么总不跟我们一起打架闹事,我们都觉得他怂,可他的背后,是拮据的家庭,是病床上的母亲,是我们这些目中无人的小屁孩永远不会明白的。我不再想着如何扩大自己的势力,而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提高已经掉到年级末尾的成绩。为的是想向爽爷证明,我没有自甘堕落。

      爽爷回来以后,全班人好像达成了一种共识,绝不在班里提有关“妈妈”的一切东西,有意无意地找爽爷聊天,女生也经常逗他玩,爽爷本来就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因此也越来越开朗起来。他会带自己珍藏的鬼片DVD来教室放给我们看,嘲笑被吓得脸色发白的我们。也会把学校发的贫困补助饭票大手大脚地分给我们买零食吃,完全不想自己有没有饭吃。但是他的成绩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拿手的数学也是一落千丈。我没有多想,只当是他落了半个多学期的课没有跟上。

      很多年后他和我说,“以前拼命学习是为了让妈妈开心,那年妈妈走了,心里那块地方塌了,再也学不动了。”

       爽爷初中毕业以后去了职高念厨师,没念两年莫名其妙跑到杭州打工去了。我和另一个好朋友狗蛋轮着电话轰炸他:

       “你大爷的有毛病吧!在温州好好待着不成吗!”

       “我我……我为爱痴狂,跨越山海只为和她在一起。”

       “What?”

       这几年里,三个不同学校的我们不知道翻墙出来去网吧通了多少次宵,甚至和狗蛋串通好和学校请了三天的假去杭州找爽爷玩。在西湖边上故意去打扰在接吻的情侣,差点儿没被踹进湖里。找了个洗浴城去汗蒸和推拿,三个大老爷们赤条条地在蒸拿房里打坐,看谁坚持得最久,因为是处男还被按摩的阿姨嘲笑了,我爽爷还在边上不停地吹自己的那活儿多么多么厉害……

       江河流淌,星辰变换。

       社会的艰辛让爽爷沧桑成了一个大叔,知道厨师长会克扣下面厨师的工资,懂得商业店铺线上线下的各种形式,但是他还是和初中一样,开朗且务实,默默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默默地爱着自己想爱的人。人生要走的弯路,一米也少不了。爽爷已经度过了他这辈子最阴暗的一段日子,和我们一起,用不同的方式努力着。

       爽爷在我们三个人的群聊里嚣张地宣布,以后叫他店长大人。听说是跳槽到了一家甜品店当店长,工资可观。

       “狗建,你不是学盖房子的吗,我以后开自己的店就安排你来盖了!”

       “大哥,我学的是造价……”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可能只身独处,这是明白无误的。

       前路还长得很,或许真的是祸不单行,但终归要过去的,不会长此以往

       走吧

0

                                                            你好阿 姐姐

         我什么也没忘,但有些事只适合收藏。

                                                                               ——史铁生

         我有一个只比我大一岁的姐姐。

         说是姐姐,然而我完全感觉不到她作为一个姐姐应该有的成熟稳重,甚至大事小事都要来问我的意见。出门坐个三轮车得我来砍价;不会清理电脑内存,宁愿等上半年带回家让我帮忙清理;和男朋友吵架的时候也是打个电话过来哭哭啼啼的,蠢得不行。

         但是小的时候姐姐完全不是这个画风。在北京上小学的时候,姐姐每个学期都能在学校礼堂的红台子上从校长那里领一枚“学习标兵”的徽章,而我只能眼巴巴地在台底下看着。和姐姐一起学舞蹈去参加比赛,比赛冠军可以去少儿频道录一期节目。我初赛就被刷了下去,而姐姐却走到了最后。托她的福,我也见到了月亮姐姐的真人。乃至于打架,她都是一流好手。一次我偷藏起来的山楂片被姐姐吃掉了,我怒发冲冠,勾结了几个邻居家的小伙伴想要揍她一顿,一番激烈的战斗以后,邻居家的小朋友再也不敢和我一起玩了,我也从此屈服于我姐的淫威,有零食就乖乖奉上……

         然后有一天,我一个人在院子玩觉得很无聊。想起姐姐带我去过的一个公园,就一个人跑去玩。那里有很多漂亮的石子,我捡得不亦乐乎,裤兜里塞得满当当的。天黑下来以后竟然忘记了回去的路。那个时候整个人都懵了,站在公园门口动也不敢动。突然有一只手很用力地拍了一下我的脑门,抬头看见姐姐那张英气十足的脸,紧皱着眉头一句话也不说,拉起我就往家走。回家免不了妈妈的一顿臭骂,但是那天的姐姐,是小小的我心里第一个超级英雄。

         不过岁月催人老,那张英气的脸现在也长出了双下巴……

         我属于毒舌快攻流的嘴炮手,而我姐,属于快攻乱说流。每次她说了一些傻逼兮兮的话,我总会抓准时机,用最简短的话来进行吐槽。她想反驳又觉得我说得好有道理只能哼哼唧唧地支持自己的观点。她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和我话讲得最多的人,相爱相杀了那么多年。一起准时看周六晚上的快乐大本营:和爸妈说一起去买东西然而一出门就去找自己的对象玩,约好回家的时间如果迟了就给对方互相打掩护;也会大半夜一起出去吃夜宵,两个人连吃相都是一样的蠢。也会闹各种各样的矛盾,在外面我的脾气总是很好,别人做错一些事我也不会说什么。反而在自家人面前没有这样的好脾气,每次姐姐忘了做什么事或者做什么事影响到了我,我甚至会大声地吼她,最亲近的人却最肆无忌惮。

        姐姐的生日在暑假,十几年了没有送过她什么像样的东西。于是我拿出了一部分打工的工资,一咬牙买了个她心心念念却买不起的拍立得做礼物。我以为她会感动得热泪盈眶,然而她打开包装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检查这是不是个模型机……

         我:“……”

         她很理智气壮,“干嘛这么看着我,这不是怕你哄我开心逗我玩的咋办。”

         现在我也上了大学,我和姐姐各自离开了爸妈的身边,在我没适应大学生活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找姐姐,而不是爸妈。可能是因为她知道我太多太多的秘密,可能是因为她陪我度过了如此的漫长岁月,所以,她是我最信任的人。虽然办事不太靠谱,经常还要找我帮她的忙,可她永远都是那个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的大英雄。

          在我敲这篇文章的时候,姐姐给我打了个电话,“你快生日了想要什么礼物。”

         “钱。”

         “兄弟你可以再物质一点。”

         “那我可以要个女朋友吧?”

         “你还是去死吧……”

  

0

安澜亭下
兔爸爸
空虚症患者
特别喜欢海。

碧波荡漾的大海好像有一种魔力。当我靠近它的时候,我的心跳逐渐变缓,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开始放松它们的神经。静静远望海与天的交界线,像着了魔一样无法移开视线。

人生第一次长途旅行结束了,去了游客多到爆炸依旧美如画的厦门岛。十分钟的脚程就能从下榻的客栈步行到海滩上,真心羡慕当地的居民们每天都能看到那样波澜壮阔的大海,简直是这世界最幸福的事情之一了。几个队友忙着午睡,但我没这个心思 一个人溜到海边。

海风大得很,但是吹在脸上又是那么的温暖柔和。海边有嬉戏玩闹的小朋友,有静静远眺海面的老人,游客们的喧闹在耳边回响。这个海边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有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可这些事物的混合又是那么的恰到好处,让我流连于此,无法自拔。

刚到厦门的那个晚上,四个人徒步走到厦门大学门口的白城沙滩。沙滩上满满的都是各种垃圾着实让我们很失望,但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蹭蹭的就往海边跑,用温州话大喊厦门我来了,二的不行。远处是许多灯火通明的大厦,我提着鞋子踩在海水里,心中莫名觉得特别感动。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租了双人自行车沿着环岛路骑行。不得不说,厦门这个地方,真的到哪都是风景。吭哧吭哧的踩着踏板。远望着蔚蓝的大海,感叹世间的美好。骑到了椰风寨一片没人的沙滩,脱的赤条条地就往海里躺。几个人被海浪冲得东倒西歪,笑个不停。那之后去曾厝垵吃了汤汁爆炸的蟹黄汤包,味道感人。

回到客栈一照镜子,自己曝晒在阳光里的皮肤已然一片通红,甚至开始隐隐作痛。想到几个人竟然在三十多度的天气里,骑行了三四个小时,真他娘的后生可畏。

“暗闻歌吹声,知是长安路 。”

好像每个城市都会有一条类似的步行街,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而俗不可耐的我又顶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厦门的中山路步行街有福建特色的小吃一条龙,也有曲径通幽的昏暗小巷。步行街两边的欧式建筑充满了魅力,各式各样的商铺更与这种建筑风格相得益彰,我十分的中意这里,哪怕逛到双腿发软也没有想休息的念头。一家不起眼的小店排着长长的队伍,只卖里脊肉,肉极嫩而且分量也足够大。几串下肚,再坐着喝一碗花生汤,打一个惬意的饱嗝,顿时觉得人生真是美好。

那天最后去了一家小小的酒吧,胡乱点了杯鸡尾酒以后,我靠在沙发上,细细地打量起这里。酒吧的确小得可以,尽管只有两三张桌子和大概一米长的吧台,仍显得拥挤。昏暗的环境里放着不知名的英文歌曲,顶灯打下几柱浅浅的灯光,我盯着打在桌子上的光斑暗自出神,想着早已不在身边的那个人。不知何时,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扶着立式话筒唱起了歌,她细细的手腕上戴着好几个镯子,手晃动起来的时候镯子也跟着晃动起来,煞是好看。临走的时候,那女孩冲我微微一笑,漂亮的眼睛弯成一个完美的弧度,那一瞬间好像全世界所有森林的树统统都倒了下来。那样的笑容,和记忆里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厦门之行的第三天因为订不到早上的船票,去鼓浪屿看日出的计划只好作罢。我们在一天最热的时候登上了鼓浪屿,躲过了好几个上来搭话的导游,我们决定不看地图,不看路标,就这么胡乱走下去。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菽庄花园里,临海有一条曲曲折折的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座漂亮的小亭子。我就坐在小亭子里,眼前是无边无际的纯粹的蓝,秋水共长天一色莫过于此吧。我们几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尽管鼓浪屿商业化很严重,但还是给人一种悠闲到骨子里的感觉,跟别的旅游景点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味道。岛上有好多漂亮的小巷子,一条接着一条,逛了很久也见不到重样的。甚至还有一所音乐学院,在这样的地方读书学习,真是让人羡慕得不行。那里卖的花果茶也是真的好喝,有一种很清淡的甜,就是那么恰到好处,喝一杯感觉全身都舒服极了。还有那的手工馅饼也是特别好吃,而且很便宜,十块钱就能买到一盒。在糖果店看到好多我最喜欢吃的牛轧糖,虽然价格吓人但还是按捺不住买了好几盒,我的穷游
目标就被几盒牛扎糖给斩于马下。后来去码头坐船的时候很幸运地赶上了人最多的时候,以至于我们整整等了一个多小时才上了回程的船。

晚上我们决定去吃哪里都有的必胜客,但是这家必胜客有些特殊,它开在一栋海边大厦的二十四楼,据说是全世界最高的必胜客。厦门的夜景也是极美的,城市的繁华与平静的海面交相辉映。我们坐在落地窗边,对面就是逛了一天的鼓浪屿,点点星火,很是迷人。

这三天唯一的遗憾就是赶上了厦大军训禁止游客参观,没能去见识一下中国最美的大学。同事无法理解我拿一个月辛苦工作的工资去旅游,而这于我,才是对我这个暑假的奖励。《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有一句话:“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以才情趣盎然。”打工让我见识了芸芸众生皆有百态,而旅游,则让我有机会与这个大千世界深深拥抱。

我还会来的,为了那海,为了那甜的可爱的牛扎糖。

0